黄软件免费线观看免费

空间测定需要一定时间,将法衣和次元线连上以后大约过了十分钟,翟因将次元线和法衣分离,把这件残破的法衣还给了丢雷真君。

因为之前一直以为翟因是男人的缘故,丢雷真君一时之间还没习惯改口:“翟因兄弟……”

“嗯?”

翟因一个凝视,白衫青年忍不住用手上那件残破法衣擦了擦汗:“内啥,翟因姑娘……测定结果咋样了?”

翟因淡淡回答说:“次元线已经将法衣上残留的剑气数据提取完毕,不过依然需要时间,测定报告会在二十四小时内出来。”

她盯着丢雷真君:“今天可以先离开了,有情况,再通知。”

一旁,王明皱了皱眉,忍不住咕哝了一声:“二十四小时?要这么久?不该啊……”

翟因目光一凝:“我说二十四小时,就是二十四小时。再废话,我就把这机器给砸了。”

王明抽了抽嘴角:“吃错药了吧?”

丢雷真君:“……”

不知道为啥,丢雷真君在两人身上感觉到一种很奇怪的修罗场……不过白衫青年其实能感觉出来,也能大致猜测出这位翟因姑娘暴怒的原因。

这个时间点,研究所里没有其他人,只剩下王明和翟因俩人,之前丢雷真君好像听王明提起过。这一周,研究所里除他以外的所有专家都被四处派出去考察去了,需要两三天才能回来。

和你有做不完的事

所以,真相只有一个!——他变成一颗电灯泡了!

作为修真圈中的作死大前辈,能受到圈子里这么多人的追捧,这里头除了满怀江湖侠气的正义感,其中还有另外相当重要的一点就是情商。

即便是在现代修真社会,没情商的人同样活不下去。在这个圈子里,学会“察言观色”是很重要的一件事。

看眼神也知道这俩人之间,肯定有点问题……RBQRBQ……

因此认定了打扰了两人“好事”的丢雷真君,只有一声苦笑:“那王明兄弟,在下今日就先走一步,回去静候消息了……”

王明:“这样好吗?”

丢雷真君摇摇头:“无碍无碍,王明兄弟和翟因姑娘的事情比较重要……”

王明:“啊?”

丢雷真君拍了拍王明的肩膀,露出一副已经看穿一切的表情:“在下就不多叨扰了,只是王明兄弟在行事时,最好再多注意下……”

王明:“???”

说到这里,丢雷真君把王明拉到一边,很小声地说道:“之前在下有个朋友,行事之时没能注意控制力量,直接弄了个十级地震出来……以王明兄弟的境界,研究所PLAY的时候,最好小心一些……”

王明:“……”

翟因:“……”

……

……

站在研究所门口,丢雷真君不由长舒了一口气……

想当初,在王家小别墅的餐桌上,当时王老前辈给自己的饭碗里夹了一颗西兰花……早在那个时候,丢雷真君就已经通过分析王老前辈的眼神,察觉到了那颗西兰花不寻常的地方了!

而这一回,他又通过一个眼神分析出了两人间不可告人的秘密……妈耶!自己果然是个小天才!

……

……

与此同时,另一处不知名的空间中……

这是一片灰黑色的世界,连云都是深灰色的,充满了黑暗的味道。

一处怪石嶙峋的山巅之上,一黑色长发青年端坐在一颗黑色巨石之上。

他眼角画着浓浓地眼影,脸上青色地邪纹狰狞无比,从脸颊一直延伸到脖颈后,造型看上去充满了邪祟地味道。

“镇元仙人,骗不了我!宝库的入口,就在这里。我也知道,就在这里……怎么?不肯出来,与我这晚辈一见吗?”邪祟青年闭着眼,一声冷笑。

那声音并不算大,但穿透力极其之强,整个世界都飘荡着青年的回音。这是一种强力的声波术,灵能爆涌而出,化神期以下根本经受不住,会直接爆裂死去。

青年明知这空间中没有任何生灵,但还是故意而为之。

这是一种挑衅!

而且最关键的是,青年觉得说话时产生出一种回音,会有一种很帅的感觉!想他邪剑神也是堂堂一方大能,说话必须得有气势!

然而,过了很长时间,都未有人回应。

他很肯定镇元仙人就在这里,就算人不在这世界中,也一定在监视着这里。

大约一分钟后,青年感觉到有一股灵压从天而降,这里面伴随着一种禁制之力,青年察觉到自己的声波术被限制了。

“镇元仙人……以为这样,就能限制我的回音了吗……”

“能限制我的回音了吗……”

“限制我的回音了吗……”

“制我的回音了吗……”

“我的回音了吗……”

“的回音了吗……”

“回音了吗……”

“音了吗……”

“了吗……”

“吗……”

镇元仙人:“……”

……

……

大约五分钟后。

下一刻,邪剑神睁开眼,目望天空,心中忍不住一声冷笑:“现世里,居然有小辈胆敢企图利用剑气追踪我?简直可笑至极!”

自从掌控了剑道之力,他能清晰地感知到剑气的脉络,剑气编制而成的庞大网格宛若蛛网般清晰无比地刻画在他的脑海。

“剑来!”邪剑神心中一声爆喝,他一招手,“嗡隆”一声虚空中无尽光粒汇聚,一把紫黑色的灵剑自他手中凝结——灵剑威力榜第一剑,破天!

邪剑神手握破天,对着虚空轻轻一划,混沌空间中灵能四啸,顿然间一道裂隙产生。

这是邪剑神以剑道之力强行开辟出的空间裂隙,他将这空间裂隙当做了传送门使用,只要是他去过的地方,利用剑气劈开间隙,便可来去自如。

邪剑神抬头,对着虚空大笑:“镇元仙人,等我收拾了这无礼的晚辈再来找!”

“的晚辈再来找……”

“晚辈再来找……”

“辈再来找……”

“再来找……”

“来找……”

“找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说罢,邪剑神提剑,一步踏进空气裂隙中……

镇元仙人:“有病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