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日批用什么软件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长沙,公廨,寻阳王萧大款与各地贤达相聚一堂,把酒言欢,湘州平定后,他要率军西进,攻打江陵,所以不希望离开后,湘州又出乱子。

那么,对于各地豪强大户,要适当安抚,并且恩威并用。

恩,就是委任官职,让这些地头蛇的子弟,出任郡县佐官;

威,就是在城门悬挂一大排人头,让进城的地头蛇们知道,敢和朝廷作对,下场会有多惨。

萧大款在手中握着河东王的情况下,平定湘州,居然用了将近半年时间,这让他颇为郁闷。

巴陵,倒是没费什么力气就拿下了,而且是兵不血刃,守将见河东王就在城外,就没抵抗。

然而,抵抗得最激烈、时间最长的,居然是长沙城,守将大概是期望荆州军会入湘,不顾河东王就在城外,就是不投降,硬是耗了三个多月。

官军久攻不下,最后靠内应开了城门,才收复长沙。

负隅顽抗的人,首级就悬在城门上,以儆效尤,至于其他临阵倒戈的将领、官员,是不是真心弃暗投明,萧大款没多少时间琢磨。

但只要接下来,官军收复江陵,就能断了许多人首鼠两端的念想。

酒过半巡,萧大款并未“不胜酒力”,正要继续,却有佐官近前,在耳边低语数声。

婴儿肥眼睛少女吃奶油面包图片

萧大款起身更衣,转到后堂,王僧辩等主要将领已经等着了。

他见王僧辩一脸凝重,便问出了何事,随后,得了一个坏消息:郢州夏口,被敌军攻破。

“夏口失守?”萧大款不敢相信这个消息,还以为自己喝多了,脑子发懵,王僧辩便让前来报信的使者,详细说明一下。

不久前,很正常的一日,夏口城一切如常,忽然有数百骑兵自西而来,当时守军并未在意,以为是湘州这边调动骑兵东进。

毕竟,巴陵在官军手中,上游荆州军不可能越过巴陵,接近夏口。

而汉水上游的雍州军,也无法突破汉口要地鲁山,渡江而来。

当然,不排除有小股敌军在北岸偷偷渡江南下,但是,哪来这么多骑兵?

结果,还真是敌军。

这数百敌军入了城,径直往公廨而去,郢州刺史、南平王萧恪及许多将佐猝不及防,被对方俘虏。

随后,夏口乱成一团,有将领组织部下反击,又有将领临阵倒戈,投敌。

没过多久,汉水上游大量船只顺流而下,不管沿岸驻军拦截,直奔汉口。

汉口为汉水入江口,水宽不过一里,两岸守军不停向河中船队射箭,甚至沉船以阻塞航道,但船队不顾伤亡,径直入江,往南岸夏口而来。

因为夏口乱成一团,驻泊城外的水军将士无心战,四散奔逃,于是,敌船靠泊岸边,率军而来的,就是岳阳王萧詧,入了城,招降纳叛。

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?”萧大款还是不敢相信这个消息,但不管信不信,夏口确实失守了。

本来应该严阵以待、提防汉水方向的郢州军,就这么轻而易举被击败了。

“大王,敌军兵马,有数万之多,因为南平王忽然被囚,诸将各自为战,根本就、就没法抵抗…”

使者面色焦虑的说着,萧大款只觉后背发凉:夏口失守,意味着岳阳王已经孤注一掷,接下来,他就被邵陵王和岳阳王东西夹击。

王僧辩让使者退下,面色凝重的对萧大款说:“大王,岳阳王敢如此铤而走险,恐怕,已经投靠魏国。”

“王公的意思?”

“大王,逆贼是狗急跳墙,但能够奇袭夏口得手,必然是全力出击,却不怕襄阳被人趁虚而入,敢这么做,必然有所依仗。”

“所以下官以为,逆贼可能有魏军助阵,才能偷袭夏口,这偷城的数百骑兵,可能是绕行荆州地界,抵达北岸,偷偷过江。”

“甚至,襄阳也有魏军驻守,所以逆贼无后顾之忧,敢倾巢而出,又有魏军助战,才能偷袭夏口得手。”

不是王僧辩看不起官军的实力,实在是许多官军的表现很差。

先前,朝廷对付侯景兵拼凑起来的叛军都很吃力,那么,夏口守军大意之下被参战的魏军精锐偷袭,一触即溃也不足为奇。

当然,郢州刺史、南平王萧恪如此之不中用,也让王僧辩觉得难以置信:只是守而已,都守不好!简直是饭桶!

“那,我军必须立刻东进!不然,他顺流而下攻打寻阳…”萧大款急起来,“甚至,直接顺利而下,袭击建康,那可如何是好!”

王僧辩劝说:“大王所言甚是,然而我军不可贸然出击。”

他和几个将领得知这一坏消息后,商议过对策,现在见萧大款急着回援,不得不提醒:

“大王,若逆贼果真要奇袭建康,此时恐怕将至江州,我军如今即便立刻启程,也赶不及了。”

“江州军应该能将其挡住,我军若急着出击,万一半路遇伏…大王,逆贼未必是要立刻袭击建康,也可能先伏击我军,再与荆州合兵。”

“逆贼既然敢孤注一掷,恐怕,荆州那边接下来也会有动作,所以下官以为,当务之急,是立刻屯兵巴陵,提防上游来犯之敌。”

“那万一,江州军拦截不及怎么办?”萧大款一脸焦急,“一旦逆贼直接顺流而下,不管不顾直扑建康,沿途官军,根本就来不及拦截啊!”

王僧辩就怕萧大款这种经不得事的贵胄乱来,赶紧劝:“大王放心,逆贼若直扑建康,必为取死之道,台城诸门一关,他们又能如何?”

“届时周围官军聚来,逆贼进退不得,必然败亡,可若是我军轻易东进,一旦中伏,湘州得而复失,逆贼合兵一处再大举东进,那就不妙了。”

“况且,江州寻阳、湓城乃江防要地,逆贼想要突破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
萧大款渐渐冷静下来,仔细想想王僧辩所说,觉得确实有道理。

就算萧詧带兵乘船直扑建康又如何?

夏口失守的消息都传到了长沙,那么肯定已经传到建康,即便父亲来不及调集各地兵马进京勤王,但建康本身就有驻军。

实在不行,把台城各门一关,足以撑上数月,当初侯逆围攻台城数月都攻不破,萧詧又如何能攻破?

萧詧若顺流而下直扑建康,沿途城池并未拿下,到了建康,顿兵于坚城之下,后无援兵及退路,一旦勤王兵马聚集,军心必然大乱。

那么,如果对方打的主意是引魏兵助战,全取长江中游各地,然后形同割据,反倒是不错的选择。

萧大款觉得一旦荆、湘、襄、郢、江州被邵陵王、岳阳王叔侄握在手中,届时朝廷可能都奈何不得。

那么,他如今手中的数万兵马就是关键,只要守住巴陵,卡住荆州军东进的道路,便能与八叔武陵王东西夹击江陵。

又随时可以东进、收复夏口,如此,不会让局势恶化。

二兄萧大心在江州,手中也有精兵悍将,只要挡住萧詧东进步伐,不需要太长时间,父亲就能从容调兵,将其歼灭。

萧大款想清楚了,立刻下令:“明日,调兵前往巴陵,一定要守住江路,不让逆贼阴谋得逞!”